全球华人文化家园! 读万卷书知古今之智慧,行万里路缉天地之精微。                 用商业化的方式传播传统文化。   全国统一客服电话:400-860-1377
熙华堂产品总目录

 

 

返回首页> 人文笔记


晚年梁漱溟自称“气盛”不该和毛泽东“闹翻”


分享到:

作为美国汉学泰斗费正清的得意弟子,艾恺在当年攻读博士学位时听到老师讲起梁漱溟,便开始产生了浓厚兴趣,并将研究梁漱溟贯穿其学术生涯的始终,1979年海内外第一本系统研究梁漱溟的评传《最后的儒家——梁漱溟与中国现代化的两难》在美国出版,让艾恺成为研究梁漱溟的第一人。在梁漱溟诞辰120周年之际,艾恺的《最后的儒家》中文修订版出版。

艾恺回忆道,“第一次访问梁先生,他就跟我讲了一句话,‘我常常跟别人说我不是一个学者,我承认我自己是一个有思想的人,并且是本着自己的思想实行实践的人’。”“在我看来,更多的人知道梁漱溟,是他50年代因顶撞了毛泽东”,艾恺感慨道。

1918年,梁漱溟与毛泽东在杨昌济北京的家里相识。艾恺介绍,“毛先生先问他,‘你是咱们湖南人吧?’他说不是啊,随后就给毛泽东说明,北京的梁家原来是桂林人,搬到湖南的是另一支。第二个问题是谁的年纪大,算算后还是梁漱溟大两个月,以后毛泽东就称呼他‘老哥’。”

抗战爆发后的1938年,梁漱溟跑到延安去,专门找毛泽东讨论中国问题,讨论持续了一个多礼拜,差不多每一天晚上都要讨论。那个时候,国共关系没有公开恶化,两个人讨论得很痛快,没有什么顾虑。艾恺追述那段历史的时候特别提到,“那个时候毛泽东是要强调中国社会与其他社会的共通点,而梁先生则强调中国社会自己的特点、特征,所以他们意见不一致。以后毛泽东跟他讨论问题一致后,才开始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了。因为我是一个老外,还敢说,毛主席是受了他的影响。我也问了梁先生,不过他不敢这么说。”

1946年,两人又一次谈话,但是却变得不再畅快,据之前梁漱溟次子梁培宽回忆,“那次毛主席只听他说话,一句话不回答,对于他提出来的政治方案,不做一个字的评论。在毛主席的心里头,关于中国下一步该怎么做,已经进入了一个关键时刻,他不能轻易表态了。”当时的梁漱溟作为民盟领导人之一,和毛泽东的关系已经不再是第一次见面的那种私人关系,而是一种政党之间的关系了。

1950年,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,毛泽东觉得梁漱溟作为民主党派领导人,已经可以参加人民政府了。“但是他跟毛泽东说,‘我留在外面不是也很好吗?’”艾恺回忆,实际上在当时,梁漱溟和毛泽东已经开始有了一点点摩擦。

1953年9月,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扩大会议召开,梁漱溟公开顶撞毛泽东,毛泽东大发雷霆。当时总路线要强调城市的工业化,梁漱溟则反对,“你们这样做,就是等于城市的工人是天堂的第九层,而农民还是地狱的第九层了”。艾恺评价说:“以我了解,这是毛主席唯一一次在公开场合控制不了自己,而发了大脾气。很明显他和毛主席的关系破裂了”。直到去世,梁漱溟再也没有见到过毛泽东。

在1980年艾恺采访梁漱溟的录音中,依然能清晰听到他对毛泽东的评价。“毛主席这个人,我跟他接触很多,他是雄才大略,那是了不起的。他没有什么凭借,就是单身一个人。在他的家乡,他十五六岁还在乡里种地,这么样光身一个人,居然创造了一个新中国,这个人实在是了不起。”

谈及他与毛泽东在1953年的冲突,梁漱溟很感慨,“我好像没有什么伤心的事情,只觉得有自己失败的事情、错误的事情。1953年气太盛、气太高,所以就跟毛公抵触了。那个事情后来我自己想不应该,应当我多尊重他一些,不应当跟他闹翻”。 (余姝 杨学义)晚年梁漱溟自称“气盛”不该和毛泽东“闹翻”



欢迎免费订阅分享熙华国学堂微国学报》,周一『熙禅』、周二『国学杂谈』、周三『太极道』、周四『国学经典』、周五『行修之旅』、周六『中医养生』、周日『空』。微信加好友 CNxhgxt 订阅。


 


[]分享:     
 
熙华国学堂产品总目录 国学堂2013课程表